新快3:衢州黨建

血汗鑄就豐碑——大力山村千名“愚公”艱苦奮斗鑿筑翻身路紀實《衢州日報》

作者:    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更新時間:2018/6/27 9:24:11

新快3 www.bykld.com 血汗鑄就豐碑

——大力山村千名“愚公”艱苦奮斗鑿筑翻身路紀實


7.2公里的盤山公路,149個“S”型大彎道,15座山澗石拱橋,60個山澗涵洞,平均坡度7.1。這就是龍游縣石佛鄉大力山人不屈不撓用鋼桿、鋤頭鑿筑的翻身路,這是一座向貧窮和封閉開戰的豐碑。

5月5日,我們第五采訪組來到了深居大山中的大力山村,望著這盤臥在海拔900多米高的大山間的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。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鋼桿聲、山炮聲、鐵錘聲雜夾開山鑿石的人們的吆喝聲,向我們述說一個個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。

重重疊疊的大力山給她1000多位兒女帶來的是祖祖輩輩貧困和閉塞。惡劣的自然環境使大力山村時至今日仍是遠近出名的貧困村。封閉使山里豐富的資源運不出去;貧困使外面的姑娘不愿嫁進山,本村的姑娘不愿蹲窮窩,年輕人舍家遠出打工,與其困在大山里苦熬,不如闖出去找富。

雙腳走不出貧窮,雙肩挑不出富裕,大力山村要脫貧致富,必須修筑通向山外的公路,依靠滾滾車輪栽來幸福的生活。1995年,新調整的村領導班子狠下決心:“就是砸鍋賣鐵,也要干?!斃律先蔚拇宓持Р渴榧親墾邇旄欽抖そ靨骸靶薏煌ㄕ馓趼?,我就不當這個支書?!?span>

“開公路用到我家的山、地,不要分文補償”;“多少義務工盡管派”......樸實、憨厚的鄉親脫貧致富的心情更加迫切,村民們發自內心的真誠使村干部修路的信心倍增。

開山辟路是大力山幾代人的心愿,只因缺錢少力,路成了一個難圓的夢。但靠等靠要圓不了夢,只有用自力更生的愚公移山精神來改變貧困和封閉的面貌。1996120日,這是一個值得記載的日子。在颯颯寒風中,全村在家能上工地的男女老少共500多人,扛著鋤頭、大錘、鋼桿,背著畚箕齊刷刷地來到了大力山腳??降牡諞慌?,石破天驚。從此,狂風暴雨、嚴寒酷暑,擋不住大力山人開山筑路的鋤。

最遠的白佛巖自然村離開工地有5公里多路,要翻三個山頭才能到工地。沒人招呼,每人早上天沒亮,全村人就打著手電筒,帶上干糧,往工地趕??柿撕攘嬌詒溝納較?,餓了就在路邊搭個灶,熱一熱冷飯,泡上一碗醬油湯,吃飽了接著干,直到天黑,才打著手電筒回家。

村里向在外打工的村民發出“速歸”急電,凡接到信的,沒有一個不如期而歸。梅二自然村的卓志成兄弟四人在北京打工,每天收入在30元以上。一接到村兩委的信,沒二話,當天夜里就和其他在京的七八個同鄉一起啟程回家。杭州、上海、廣州的打工青年都紛紛回家參戰,他們與村里人一樣修路的決心是堅定和一致的。

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??紗罅ι餃巳叢詿游從腥俗吖牡胤腳鲆惶趼防?。最高的路坎有兩層樓那么高,全是山里的土石匠們自己砌的。然后又移山填溝,夯實路基,磨掉了多少根鋼桿、多少把鋤頭,用壞了多少只畚箕,挑斷了多少根扁擔,誰都記不清了。

村民卓彥圣在勞動時不小心被樹根絆了一跤,一個踉蹌,頭撞到了旁邊的電桿拉線上,眼角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,血流如注,縫了十幾針,花掉醫藥費200多元,村里提出要給他補貼。他拒絕了,“路早點修通,流點血又算得了什么,還是把錢用在開路上吧?!?span>

村民童水清在測量時不小心一腳踩在剛砍掉的小竹茬口上,刺破鞋底后扎破腳后跟六七厘米的皮肉,當場就痛得昏倒在地。村民們用椅子把他抬回家,傷口還沒愈合,他又一拐一拐地出現在公路測量現場。

村委童水林聯系的是五十田垅自然村。他已患骨質增生多年,偏偏在這時病情加重,腳一著地就疼痛難忍。為了不使全村工程拖后腿,他拄著木棍,走2公里多路下村挨家挨戶做工作。村里的工地離他家又有2公里,村民們說:你不去,也保質保量按時完成任務,可是他還是放心不下,每天早上提前一個半小時起床,比誰都早到工地。

山還是那座山,人還是那群人,一個共同的心愿把大家緊緊地團結在一起,所有的苦和累都在天平上失去了分量。

村民卓雪林一家三口都上了工地,孩子出生不到6個月。餓了喂幾口奶,困了就把樹蔭當床鋪。今年才4歲的童金,天天背著小鋤頭,跟著父母親上工地勞動,身上被曬得漆黑,大家笑他是“小烏金”。他只知道咧著小嘴笑。孩子們放學回家,都往工地跑,他們也懂得多倒一畚箕土,村里就有望早一天通車。

上蔣村村民毛樟樹原是開中巴的個體戶,聽說村里開公路需要空壓機,就毅然賣掉中巴車,花1萬多元錢買了臺空壓機,承包了全村公路的打鉆、爆破任務。山外老板愿出每天140元的高薪,他沒去??紗謇錈刻熘桓?span>25元,要求每天鉆洞20米。他說:“外面的錢是賺不完的,但為村里出力,像這樣大的事,一輩子也就那么一回?!?span>

人總是要有點精神的,一旦有了不倒的精神支柱,高山也會低頭讓路。短短一年時間,大力山人共投勞2萬多工,7.2公里的第一期主干線工程終于在1997年來臨之時開通了。

1997年126日,又是一個天寒地凍的日子,可通車的喜慶卻讓大力山人熱血沸騰。全村男女老少像過年一樣,換上新衣服,早早來到通車典禮現場,山頭路邊擠滿了人。村民曾榮發和兒子攙著93歲高齡的老母親趕了1公里多路來了。老人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汽車開到大力山,激動得老淚縱橫,一股勁地念叨著:“還是共產黨好,把公路修到山上來,我這輩子沒白活?!?span>

大力山人的苦干精神深深地感動了所有關心著他們的人。公平村對占用他們村的田和山,未收分文補償;縣里也把他們第二、三期工程12.5公里支線建設列入了人大議案,并撥專款20萬元;鄉里也在財政并不寬裕的情況下擠出十幾萬元錢,駐村鄉干部也和村民一起勞動在工地上。所有這一切鼓舞了大力山人的高昂斗志,主干線工程剛結束,支線建設又開工,到目前為止已完成了600多米?!鞍創慫俁?,不到2000年就可完成全部工程計劃,大力山的每個自然村都能通公路?!貝宓持樽墾邇斐瀆孕諾馗嫠呶頤?。

這是一條翻身致富的路,一條充滿希望的路。隨著公路的延伸,打通了與外界的大門,大力山上的資源逐步得到開發,木頭、毛竹、竹筍、雜木的價格成倍提高。全村2600畝毛竹林已完成低改900畝。村里還打算開發高山蔬菜,成立山雜貨收購站,以進一步帶動山區經濟,走向山外的大市場。

我們下山時,太陽已偏西,身后傳來陣陣爆破聲和“隆隆”的風鉆聲,空谷回音,震撼著沉睡多年的大力山,也震撼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。



《衢州日報》頭版   199763

記者:毛國華  葛志軍  吳躍明  陳曉峰

{ganrao}